近來讀了一些書,讀得越來越沒有信心。
我讀的大部分還是小說,詩的部份想買書慢慢品嚐,只惜書尚未到,也不知會不會到。
只是越讀越沒有信心。
讀了高翊峰的「奔馳在美麗的光裡」,裡頭的文字策略,譬喻轉化,奇美詭麗,我難望其項背。
黃春明的「青番公的故事」開頭幾篇短篇故事,雖是稀鬆平常的事,用的字句也極其平常,但自有他樸實的吸引力。
只讀開頭,便有將它通篇讀完的衝動。
陳若曦的「尹縣長」,寫中共文革時期的故事,善用對比,劇情張力在最平實的一幕中表現,亦為佳作。
李潼的「相思月娘」,文字平實,但很有味道。

讀了這些,我惶然失措。
自己已有多久沒有動筆?
這樣下去,不要說是詩或是小說了,連散文都寫不好.......

接著想看的是朱天心的「古都」,在序那邊看到朱天心早在大學時期作品已非常出色,心裡忍不住慌張起來。
長久以來自己的興趣是小說,但現在卻慌張到沒有故事。
因為每次得獎的總是新詩,想在詩方面也多做些努力,但卻連分析詩都不會。
詩的寫作畢竟不容易,我也不可能隨時都有靈感
但那些詩人為什麼可以寫出那麼多詩?
我想用相同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但好像有點困難......

以前寫作是隨性(靈感)所致,但我的「隨性」出現的太少。
有些惶惑,有些恐慌,有些懼怕。
寫作不能光憑靈感,也不能只有文字的策略。

是不是一定要有天份才能寫呢?還是後天的培養比較重要?
我一直認為我是後天培養造就我的現在
但只有後天培養是不是不夠呢?
果然還是講究天份嗎?

雖然我比起很多不寫的人要來的好很多,但說不定人家是一寫驚人的那種ˊˋ
我這種表現一直都只能說是平平的人算什麼

我一直認為文筆是經由不斷閱讀吸收得來的
但是現在我有點動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lunohoshi 的頭像
yolunohoshi

真夜の星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