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夜裡,我好不容易將隔天要考的科目看完,心滿意足的躺上床去休息。
然而我卻不知道,之後將有一場鮮明的恐怖夢境正等著我走向他。

那是一個很普通的夜晚,普通到讓人不覺得有任何異狀。
但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我夢到我正在玩電動。
畫面是一片腥紅,如同沉默之丘那樣的恐怖遊戲。
然而,只不過一閃神,我竟然進入了遊戲當中。
我手心裡拿著槍,那沉重冰冷的感覺,讓我的腦袋一下子清醒過來。
眼前是一片血紅。
牆壁不是普通的牆壁。與其說是牆壁,不如說是肉壁比較恰當。
正在跳動著的,血淋淋的肉壁。
從那肉壁當中,不斷生出的是血肉模糊的僵屍。
本能的反應,我開槍射殺那些僵屍。
然而,我好像在進行一場無止境的殺戮。
僵屍不斷生成,朝我逼近,逼近.......
我轉身跑進廁所裡。
廁所很正常,是普通的磁磚牆壁。
然而,接下來看到的景象卻讓我收回了剛剛的念頭。
廁所只是[看似]很正常而已。
我看到洗手台上躺著一個嬰孩。
與其說是嬰孩,不如說是個無生命的玩偶。
無神的雙眼,沒有生命力的軀體。
然而,他的嘴確實在動著。從他嘴中,不斷流出血來。
而後,從他嘴中慢慢滑出的,是一個白色的,滑溜的物體。
物體好像很大,那嬰孩一直吐不出來。
我應該稱那是物體嗎?更正確的說法,或者該稱牠為[生物]才是。
是的。在牠那有些透明的身軀中,我看到了些許鮮紅跳動的東西。
我轉過頭去不想看,卻又情不自禁的想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然後,我張開眼........

我醒來了。
回想到剛才的畫面,那一片鮮紅好像還留在我的眼底揮之不去。
為什麼我會作這樣的夢?
如此詭異恐怖的氣氛,一直到白日,還是緊緊的糾纏住我。
我曾經有過一個很荒唐的想法。
或許這個世界有兩個我,一個在另外的世界,一個則在這裡。
藉由夢,我們得知對方的經歷。
是的。或許這一切.......都是真的也說不一定。




2005/11/14















哇!這篇真不知道該歸到哪去.........
這的確是我作的夢沒有錯。但因為我想練習如何描寫恐怖的氣氛,所以用這種筆調來寫。
帶著一些冷調,比強烈的情緒還要更讓人能夠感受到恐怖。
應該不會有人看了這篇然後做惡夢吧?因為它這麼短,而且也僅僅只是練習作而已。
啊哈哈,很糟糕啦。這東西.......
因為夢短短的,能寫的東西也很有限.......
寫恐怖的東西也蠻有趣的呢。(笑)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