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沈志方老師的課,也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
那個時候,因為很多人一起上課,
就算身邊的同學不足以討論,也至少還有老師可以聊聊。
不過現在,是真的沒有人可以談詩了。

大學生,聽起來就是個很清閒的稱呼。
但是隨著年歲增長,升上三年級的大家,不得不考慮未來的事。
我也是。我用二升三的暑假在學校打工,累積一些打工的經驗。
在暑假後半,因為只有上午的班,所以又特意拿一些時間去閱讀日文。
寫作或面對文學的時間,少之又少。

這個禮拜,偉棠回去了。
我刻意留下以營造一種孤獨的氣氛,果然寫了幾句詩句出來。
文學創造是孤獨的,只有在孤獨的氛圍中,才能靜下心去思考、寫作。
最近在閱讀蔣勳的「孤獨六談」,給了我蠻多思維的機會,去思考平日不會想到的問題。
已經快要把「孤獨六談」讀完了,忍不住覺得很可惜,我想日後還會去找蔣勳其他的書吧。

當然,在創作時需要完全的孤獨,但作品完成後呢?
散文、小說在大眾裡的讀者頗多,但詩卻是完全的小眾,一般人看不懂,也不願看。
說起來有點可悲,我平日也鮮少讀詩。
讀詩和創作一樣,必須處在完全的孤獨中,還要有耐心去體會詩句的美及意義。
我常覺得讀詩是很重要的事,必須好好去做,結果就是都沒有讀。
雖然是這樣的我,對詩仍然有一股執著。
有些詩是年紀增長後才能讀懂的,我心裡很明白,因為我有過這樣的經驗。
不過仍舊有點質疑自己讀詩的能力,但我還是不會放棄。
縱使創作的越來越少,現實的擔子開始往肩頭上壓,
希望我仍能找尋到完全的孤獨,與詩同遊。



p.s.中文系的老師們,我想你們。(笑)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