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真是演講不斷呢。(笑)

上次去參加了立場與現代派不同的笠詩社的研討會,

人才剛走呢,現代派的楊牧就來了。

更不用講是在笠詩社之前余光中曾來過。(聽說很精采,我沒去是可惜了……)

不過沒關係啦,這沒有衝突。(擺出小甘微笑)


話說跟我熟的應該都知道,我其實是很仰慕楊牧先生的。
所以早在一個月之前知道楊牧要來演講,我就決定要去了。
而且他這時間定的也巧,正好在期中考之後。
雖然三場中我只能去兩場,
(有一場剛好衝到文字學,演講內容又是我所不熟悉的外國詩人,所以做罷。)
但其實也夠了。
而且原則上來說,我這三場時間其實都有卡到課,
像是今天的演講就是卡到公民,不過我事先向老師告假了,老師也讓我去。
星期五的演講,那時間正好在上漢語語法,但我也向老師告假了。
還好這兩門課的老師都好講話。(呼)
畢竟這兩場演講,對於想在詩方面有所進展的我,是不可或缺的吧。
而且又是我仰慕的詩人~(大心)

因為慶玉說上次去聽余光中演講的時候人很多,
所以我兩點多就前往求真廳了。
到的時候人很少,畢竟我們真的提早很多嘛。
因為颱風的影響,在到達之前我還被風吹到難以前進。
雖然今天求真聽的位置果然還是不夠坐,
但我想颱風的影響,還是讓某些原本打算來的人沒有到場了吧。
雖然下午沒有雨,但說實在話這風真的大的很恐怖哪。

我選了在第三排中間的位置,慶玉還說怎麼坐那麼前面哪。
不過難得有見到詩人的機會,當然要坐前面點囉。

差不多在快要三點的時候,幾句英文對談從求真廳入口傳來。
是校長、楊牧及一位外國學者進來了。
因為時間還沒到,那位外國學者用英文對台下問了幾句話。
因為我英文實在是太破了,所以只大概知道好像是在問聽眾的系級。
講的很快我也來不及跟著舉手。
算了反正不舉手也不會怎樣。
今天的演講好像有很多外文系的來聽,我覺得好像是外文系的老師希望他們來的。
因為我在聽演講的時候,看到坐我旁邊的女生一臉沒有興趣,還睡著了。囧

三點一到,校長先講了幾句開場白。
說楊牧是東海大學第五屆畢業的校友,楊牧女兒在外文系任教20年,
這次回來是因為傑出校友獎(講?)座等等之類的話……
接著就是楊牧的演講正式開始了。

楊牧這場演講主要是在講他個人創作的經驗想法以及歷程,
也就是說他自己的文學道路。
一開始閒聊了東海的一些事情,同樣的也講到今天的颱風,
說是東海風很大之類的。
接著就談到他在東海學習的事情,
藉由那些課程,他閱讀研究,同時也對他的創作有所幫助。

後來也提到,他認為會讓他開始創作有三點:

1.大自然的啟發
楊牧自幼在花蓮長大,東面為太平洋,西邊為中央山脈。
從那之中,感受到神靈的存在。
(不過楊牧沒有信教。他自己後來也說他並非基督徒。)

2.人情的感動
人與人相處之間,存在著美以及一些問題。
而這些都不只是眼前所見,而是更深入的事物。

3.對文字感興趣
認為文字不只是他的意思,連外型都很吸引他。
連元素符號都會覺得那樣外型的組合像是一匹馬的形狀。


(在演講開始之前,我們有拿到一張紙。
上面寫的都是楊牧演講中會提到的東西。和他的創作有關。)

接著楊牧就提到他1969年所創作的「延陵季子掛劍」。
這首並非收錄在詩集中的那首,而是他最初所寫的。
楊牧說這首有投到報紙去還被刊登了,不過那家報紙倒了所以現在我們也找不到那首詩。


楊牧是在大學之後開始規劃自己文學道路的藍圖的。
他決定要寫一系列的詩,來磨練自己。(1962年,楊牧大三時)
像是給憂鬱、給命運、給時間、給雅典娜……
大部分都是一些抽象的題材。
楊牧不斷說著創作那些詩的他還很年輕,
其實根本就不懂所謂的「憂鬱」、「時間」,
不過他認為他這樣寫還是有寫到一些東西。
畢竟就算年歲增長,也不見得就能夠理解那些是什麼。
於是就寫了一系列看起來有些哲學的詩。
他說目前只寫了九首,他的目標是十一首。

其後楊牧提到他認為中國詩歌是抒情的,大部分都是寫一己之經驗。
缺乏戲劇性。
因此楊牧試圖將戲劇性帶入。
例如「林沖夜奔」,寫雪聲、林沖的聲音、魯智深的聲音,
藉此表達戲劇感。
而楊牧也認為,文學創作不必侷限於一己之經驗,
要能夠體會他人之經驗、感受。

其後楊牧又提到他30歲時重寫延陵季子掛劍,
再次重申以前那首已經找不到了。(笑)
不過他在重寫的時候,是兩首對照著看的。

楊牧說他覺得文字魅力,雕琢不是美,真才是美。
他也覺得中國字有些後代不用了可惜,他也正在嘗試著讓死字復活。
而且不要刻意的逃避所謂的「俗字」,因為只要那些字擺對了地方,
也會成為雅字,反之亦然。

最後楊牧也提到有關於詩的一些觀念,他都寫在「一首詩的完成」裡面。
想像他搭車,然後回到校友會館,由這樣的起頭開始。

今天的演講大概就到這邊結束。
實際上楊牧只講了一個半小時,後面都是聽者提問了。

有人以這次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抄襲風波提問,
現今文人似乎是以得獎為目標,而非長久的創作。
文學獎究竟是助力還是阻力呢?
這裡楊牧的回答是:就他所知,像羅智成等人當初投稿新詩文學獎得獎,
就有一直持續的創作。
不過文學獎的本意是在鼓勵大家創作就是了。

那個人又問楊牧是否曾懷疑自己對文學的信仰,或是在創作時碰到瓶頸?
楊牧的回答是否定的。遇到瓶頸的話,則是有一年,
他想要創作關於康熙當時攻下臺灣,寧王朱樹桂自殺,五妃隨之的詩,
但沒有寫完。

之後是另外一個人提問。他問的是楊牧在很多地方待過,
會不會因為所待的地區不同,在從事文學創作時也會不同呢?
楊牧的回答也是否定的。他會盡量避免這種狀況。

其後又問了:在新詩中加入古詩五七言的詩句,是否會有什麼利弊?
楊牧是說最基礎的還是要掌握白話文的使用。
這樣的形式當然可以,像是林沖夜奔也有以古詩句入詩,
因為原本的詩句就很出色了,用上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只是不要用得泛濫了。

其後有另一人發問:楊牧先生講文學道路,想要給聽眾什麼幫助?能給聽眾什麼幫助?
楊牧回答:會講這個當然是希望能對聽眾有幫助。
至於是什麼樣的幫助,也只有聽眾自己知道了。

在這之後又有人發問:因這場演講講的都是詩,那散文對於楊牧呢?
楊牧先生說他沒考慮過這個問題,或許在之後的演講可以回答他。

之後又問:楊牧是否有恐懼過,自己將會沒有靈感之類的?
楊牧的回答是否定的。

之後坐在第一排的人舉手了,他說:他覺得自己寫的文章很感人,但投稿文學獎卻沒有得獎。
究竟那些得文學獎的人為何能得獎呢?

這個問題出來之後大家都笑了。
楊牧先生是說他常評文學獎的詩,只有一次收到信罵他說怎麼那樣評。
基本上文學獎為何得獎為何不得獎,楊牧先生是無法回答的。

聽到楊牧提罵人信的事,提問者忙說他沒有寄,
楊牧也說:我也想應該不是你。

其後發問:生活中怎麼會有那麼多經歷呢?要如何寫出感動人的文章?
你投稿都能刊登我都不行很氣。(眾人大笑)
楊牧先生回答說:你還太小啦,再過幾年就可以了。要過濾角度,事情可大可小,選擇性的寫。

之後有位女生問:寫詩,是先有作品才下題目,還是先有題目才寫作品呢?
要如何定出吸引人的題目?
楊牧回答:大部分時候是先寫出來了才定題目。
當然有時候也有遇過吸引人的題目,先有了題目才寫的。
像瘂弦的作品常常是先有了題目才寫內容的。
至於定題,李商隱的無題是最有名的。「無題」有兩個可能:一是不便提,一是尚未有題。

之後有人拿外國文學家的一句話問,說是後輩常被前輩影響,因此有了前輩的影子。
楊牧是否有過這樣的問題。
楊牧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說他對這句話「nonsense」,他並不同意也不喜歡那個學者的論點。
這時旁邊的外國人(即一開始與楊牧一同入場者)說楊牧覺得那個學者「黑白亂講」(台語)
楊牧又繼續說:在中國用典是種美德。且楊牧常常是不想與當代比,而是跟古代比。
若是覺得自己及上古代文學家一些邊,就會覺得很開心。

最後一個問題,是由外文系一位新進老師發問的。
說楊牧以前的著作「疑神」,現在觀來如何?
楊牧則說他前陣子翻,但沒翻完,因為不吸引他了。
而且這本書其實是因為王文興突然間信仰天主教,而且非常虔誠,這本書是因此而寫的。


到這邊原則上是結束了。
之後聽講的眾學者在台上一同拍照。
我是在他們拍完照之後上前去要簽名的。(噗)
旁邊的外國人好像對我說不要急我們還會在這裡待兩個小時。
外國先生我聽不太懂英文啊。(汗笑)
旁邊好像也有幾位也是來要簽名的,我是簽完就離開了,去上第二堂公民課。



楊牧先生現在是66歲了,理個平頭,頭髮近乎全白,面色紅潤,皮膚白皙,身材闊壯。
聲音也挺渾厚的。
我是第一次見到他。
基本上我好像總認為文人就是清癯的模樣,這是哪來的觀念呢。(笑)
楊牧先生看起來蠻嚴肅,其實是蠻親切的人。這點從他在演講中與眾人的對談就能知道。

總之,星期五還有一次。期待吧。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