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事一向都是低調,不想惹上麻煩,這會讓自己輕鬆很多。

就算有不滿、爭吵,也都會忍下來,製造台階,留下餘地,
讓未來不至於尷尬,甚至走向最糟的局面。

毫不留餘地的應該是高中的某人吧?
為了無聊的小事跟我發脾氣,誰再也不去理誰,幼稚至極。
就算如此我還是哭了。
這麼容易就被割捨掉的友情,不算是友情。

國中同學在背地裡說我壞話,我也忍下了。
家裡很老梗民間故事裡一大堆的事,我也忍了十年。
可是一再退讓的結果,好像只有更差。

我退一步,對方就逼近一步。
沒有人懂得各退一步的好處。

我開始覺得,我是不是做錯了呢?
是不是把一切做絕,才能逼迫對方正視這個問題?

我大概也知道自己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樣子。
陰沉、孤僻、自以為是、沒什麼本事、醜、懦弱、自卑、陰陽怪氣……
反正就是看起來一副好欺負的樣子。
我到底還要忍到什麼時候。

所謂憂能傷身,
我絕對是早死的那一種人。



全站熱搜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