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麻木了
心痛不再像以前激烈,淡淡的,甚至沒有感覺

事實上我很清楚
有沒有我其實都無所謂
很多事.......少了我根本不會有影響,又甚至會更好
所以我打算旁觀
我再也不要親自參與其中了
這才是現實不是嗎?
更重要的是,我再也沒有心力去理會這些了

我再也不會因為自己的情緒給別人添麻煩了
你怎能要求一顆枯萎的心有任何情緒波動?
我從未感覺自己那麼老過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