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做了一個夢。
夢裡頭,我正上著我最喜歡的國文課。
老師講課講一講,突然間說起了一個故事。
內容我忘了,總之結論就是:[不要自殺。]
這個夢不是第一次夢到的,已經是第二次了。
到底是為什麼會做這個夢,我不知道。

有時候我會覺得,這世界上希望我死去的人,比希望我活著的人還要多。
或者希望我活著的根本沒有。

現在我過著和班上近乎隔離的生活。
那位和我鬧翻的同學,很高興吧,妳很高興吧。
終於可以隨時找同學聊天,不用因為看到我就不想過去。
........我覺得妳是這樣想的。
在我眼中,妳已經變成這樣的人。
我不可能說那件事對我一點影響都沒有,因為那絕對是騙人。
我無法再相信妳,這是一個既定的事實。
因為一句話可以鬧成這樣,我無法相信妳的友情,其實我根本不知道那能不能稱為友情。
我有時候覺得,或許妳根本恨不得我去死。

反正我這樣寫,妳也看不到。
妳不會再到我這裡來,正如同我不會再到妳那裡去一樣。
形同陌路是多麼簡單的一件事啊。
或許妳是衷心期盼我去死的人。

有人說過我和妳很像。
也有人說過其實全世界最討厭的人是自己。
這一下子,我覺得以前用來說服自己活著的理由好像都不見了。

郭老師說憂能傷身,我相信。
因為我就這樣把自己傷到體無完膚。
把自己弄得很老,連佳琪老師都說我的文筆很老。
老人會不斷重複訴說相同的事,我也是。
深怕別人看不懂,也是深怕自己遺忘。
不說的話會忘記的!我在心上同一個傷痕下重複下刀,加深傷口。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割到終於無法再復元。

現在我對一切都感覺好迷茫。
我擔心我找打工找不到,沒辦法賺錢怎麼辦?
擔心大學之後要去哪裡找工作?我想要從此以後就獨自在外生活,但我有那份能力嗎?
就算我想找個人依靠,我又要到哪裡去找人依靠?
........而且我現在已經越來越難去相信別人了。
我現在想那麼多也沒有用,搞不好過沒多久我就因為剛學會騎摩托車,結果出車禍死了。
又或者我根本學不會?但還是可能出意外或是病死。
生命是最不可靠的東西,[我]本身就是一個最不值得信任依靠的東西。
那,還有什麼是值得依靠的?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