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思想史讀到有點入神了,就打開電腦來打個網誌。

說起來感覺很心虛,有時候,應該說之前的一些體驗,
讓我覺得死了也無所謂。
不過我的想法應該是比較消極的吧。
其實我是覺得
「與其再讓我面對他人的死亡而悲傷欲絕,
倒不如死了還落得輕鬆。」……類似這樣的想法吧。
事實上我在身體出問題的時候還是覺得想要活下去。
(大概是因為我怕痛吧我想)

講回莊子。
莊子生逢戰國時期,那個充滿戰爭不穩定的時期,
思想總是偏向曠達逍遙的莊子,難道不痛苦嗎?

事實上我認為莊子必然是痛苦的,而且在他超脫之前,必然對這種痛苦感到麻木。
說莊子會痛苦到麻木,這樣好像有點低估了莊子的程度,
不過要超脫到那種境界,不覺得那種痛苦是必然的嗎?
如果莊子過得很快樂,那他又何必往心靈世界求什麼逍遙,
他在現實生活中就很逍遙了,又何必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在戰國時期、或許應該說是各個時期都必須面對的問題,生死。
講誇張點莊子應該已經聽死聽到不想再聽了的地步。(這樣講有點矛盾,一般人的觀念都是惡死的。)
總之那個時代的死亡必然是多的,甚至到讓人麻木的地步。
所以莊子開始想,那沒有人想過的生死的真相,究竟是什麼樣子呢?
……最後他得出了有若生物學家的觀念。
生命的循環流轉。
在這個世界流轉的萬物不會因為生而增加、死而減少,因為生不等於增加、死不等於減少。
他只是默默地在同個世界循環罷了。
所以莊子雖然是中國思想中突破性最強的,但他仍然沒辦法脫離這個現實世界。
軀體沒辦法脫離,至少心一直都是自由的,心可以創造世界,也可以消滅世界,不受任何限制。
在這變動的世界中,唯有「變」是不變的。
既然如此,那就把所有一切拋開吧,因為那都會變。
所以莊子講「忘」。(心齋坐忘)
如果心裡還惦念著那些會「變」的事物,那就不得真正的自由。
但是不要忘了,莊子依舊沒有離開這個現實世界。
所以在某些地方,像是身體上的殘缺,莊子甚至是讚頌的。
因為那並不影響心靈的自由。
就算忘記了身體的殘缺,但是自己身為萬物之一,仍在這個世界裡流轉這個事實,依舊沒有改變。
所以在養生主老聃死一段,秦失「三號而出」,莊子妻死,莊子「鼓盆而歌」,
都顯示莊子對生死仍有所反應,沒有離開現實世界的一切。
(但也不能說莊子沒有脫離這個世界境界就比較低,那也是一種偏執。
跳脫了一個境界,就代表又被另外一個境界限制,不是嗎?)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