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才知道了那個消息,
到了晚上才知道是妳。

剛剛在要給妳的紙鶴上寫了字句,
這才發現紙太小了,塞不下去。
一直到現在,我都還覺得這不是真的。
可是我的手卻一直在發抖,這是怎麼回事呢?

一直以來,我習慣於在MSN上看到妳的存在,
然後我安心,一切如同往昔。
一定在哪一天,我們可以在促膝長談,
聊些不著邊際的話。
又或者畢業後的某年,約出來大家聚聚,
然後聊著畢業後的經歷,開懷大笑。
……可是現在都不行了。妳說,這該怎麼辦呢?

其實我明天好想去看妳。
我想,或許去了之後,我才能真正接受這個事實吧。
可是怡靜好像還沒辦法面對的樣子。
怡靜說,要等到告別式才要去看妳。
是說我現在打這篇文章真的可以嗎?
其實妳還在吧?

還記得一起算塔羅牌的那些日子。
妳看起來像是沒有煩惱,可是心思卻很細膩。
看妳為了戀愛煩惱、為了家人煩惱、為了同學煩惱。
我知道妳是個能夠照顧自己的好女孩,所以我也從來不會去擔心妳。
說實在話,妳比我獨立,能夠打工養活自己,
相較之下我這麼依賴他人的個性,才真的很糟糕呢。

打開MSN,對話都還存在裡面。
可是名字已經不是妳當初自己改的花俏的、長長的名字了。
早知道就不要重新整理了。
看到那個花俏的名字,心裡總有股暖暖的感覺。
可是現在只剩下「宣諭」兩個字。
看到那個縮短了的名字,
我突然有種像是被揍了一拳的感覺。

還是在搜尋著妳的新聞。
看到貼著妳的照片的新聞,
我好像不承認也不行了。
希望妳在天堂還是能夠過得很好。
大家,都很愛妳。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