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兩漢散文,是上班固的「封燕然山銘」。
因此老師就稍稍說明了一下銘文。
當然也就提到了現在在上的文字學。

因為很多銘文後半段都是:「子子孫孫永寶用享。」
雖然很公式化,而且鑄器本來就是為了紀念某人某事,
但是從這樣的句子中,我卻感覺到中國人對於未來所抱持的希望,
以及對家族的重視。
雖然是文字學這樣子的東西,
我卻還是以文學性去思考,
果然還是脫離不了本業啊^^b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