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討會剛剛結束了。
趁著記憶新鮮趕快打上來。

昨天那篇心得洋洋灑灑一大堆,其實大部分都是流程簡介這樣。
畢竟想讓沒去的人也能夠感受到研討會的氣氛,像是有事沒辦法參加的馨潔。
這次的研討會辦在期中考後,照理來說是學生最輕鬆的時候。
不過有很多人選擇回家,當然這是一個選擇,只是難免可惜了些。
畢竟這樣的機會不是常常有的呢。

嗯,昨天那篇心得其實從九點多打到十一點多……
所以昨天其實一點才睡。
今天說實在話是累了,也在床上多賴了十分鐘。
會多賴十分鐘實在也是因為昨天去的稍嫌早了些,想說今天把時間控制好,
別又太早去了。
但是到場後的結果仍舊是太早,腳還因此被蚊子叮了個包。

今天原本也打算坐在左邊的位置,不過因為培雅來了,
我才移動到右邊去。
今天人比較少,不過學者們果然還是集中在左半邊。(笑)


因為是第二天,所以今天直接開始了第四場的論文發表,
也是這一天半的研討會的最後一場。
主持人是李魁賢先生。
論文發表人分別是阮美慧、解昆樺、林貞吟。
討論人則是陳明台、蔡明諺、阮桃園。

首先是阮美慧老師的發表:現實的高音:《笠》於七0年代中期以降「本土詩學」的奠定與表現
之前就曾耳聞這場研討會好像是由美慧老師發起的,
果然論文內容很精采。陳明台先生說這篇論文有龐大的野心,
從詩史側面,以及笠的側面來論析。
唯一的不足是希望批評部分再增加。

接著是解昆樺先生的發表:七0年代大地詩刊對六0年代台灣現代主義的評論:以李豐楙、陳鵬翔、陳芳明、古添洪之前行代詩人論
解昆樺先生因為因為人正在澎湖進行田園調查,
時間上無法配合,於是請李長青先生代為發表。
討論人蔡明諺先生以解昆樺先生大學的學長,本來今天想要好好和他討論一番,
沒想到解昆樺先生沒能到場,十分可惜。
一方面也開玩笑的說解昆樺怎麼過了一陣子變高變帥了,原來不是他本人。
(李長青先生的確頗高,而且看起來蠻年輕的……)
蔡明諺先生在發表評論的時候,因為麥克風有點小聲,說實在話我聽得不是很仔細。
唯一有印象的就是蔡明諺先生有提到論文一開始時,
對於詩人世代的界定,還有論文中術語的使用,可以以較生活化的語言說出。

最後一篇是林貞吟小姐的發表:走向不安的十字街頭:析論八0年代《陽光小集》的社會實踐
阮桃園老師則提出這篇論文標題下的大,但都只是輕描淡寫寫過去,
還有政治詩的觀念。
另外還提了《陽光小集》被禁的問題。
這邊林貞吟小姐回應說《陽光小集》被禁一事並非她這篇論文所探討的部份,所以沒有辦法回答。

因為論文發表完後還有時間,於是便開放給台下提問交流。
鄭炯明先生對美慧老師的論文提了一些意見,
還提了一個議題:詩人寫作與政治關係。
其後李金星副教授也針對論文的題目,提出了現實詩學和本土詩學的問題。
阮美慧老師則回應之所以不使用台灣文學一詞,而使用「本土」,
是因為歷史上的發展等等緣故。
其後李昌憲先生也對解昆樺先生的論文提了一些意見,
同時也提到《陽光小集》被禁一事。
其後李魁賢先生則說《陽光小集》被禁,李昌憲先生是清楚其中原因的,
若有人想知道可以於會後私下與李昌憲先生詢問。


茶敘時間。
珍珠丸子真好吃(樂轉),我吃了兩個。
布丁蛋糕我也吃了兩個。今天的點心好棒喔。
(文章打到現在大概是三點,我還沒吃午餐囧)


接著則是綜合座談的時間。
主持人為陳鴻森先生。
引言人則為陳千武、趙天儀、李敏勇。
主題是:「笠」的回顧與前瞻
這四位學者都是與笠詩社有深刻關係的人。
(或許正確點說是都是笠詩社的成員。)
大部分是在談論笠的歷史。
中間陳鴻森先生有提到最近的「笠」讓他覺得陌生,好像已經沒有最初的味道。
提出「笠」的核心價值是否是稀薄,還是消失了呢?
李敏勇先生也針對核心價值的部份做了說明,也認同陳鴻森先生提到的陌生感。
趙天儀先生原則上也是在提笠詩社的歷史,中間有提及余光中先生曾經做過一件事,
讓趙天儀先生再也沒去找過余光中先生,並感嘆同是詩人竟如此做。
在三位引言人說完之後,李魁賢先生和陳明台先生也有發表一些看法。
阮桃園老師則提了笠詩社與政治方面的關聯等等。
談到最後,陳鴻森先生提了「文化意識和抵抗精神」,認為這可能就是笠詩社的核心價值,
結束了綜合座談的時間。

(在這邊因為我沒有做太多筆記,所以有些部份可能有錯。
像是「文化意識和抵抗精神」,我真的有點忘記是誰提的了……知道的煩請指正。)

最後則是二十分鐘的閉幕式。
上台發言的分別是丘為君文學院院長、江自得笠詩社社長、阮美慧老師、朱岐祥主任。
研討會至此圓滿結束。



會後我和欣怡、培雅到前面去,將黏在上台學者名牌上的紙笠給帶回家。
那個真的很可愛~現在黏在我的電腦上XD
雖然黏雙面膠的部份因為拔的時候不夠謹慎,有些皺摺破損,不過還是很棒的紀念品。
另外在研討會結束後,櫃檯有研習證明紙條。
雖然很小張感覺很不正式,不足以證明什麼。不過還是拿回家作紀念了。
作為紀念的還有研討會一開始拿到的名牌。
上面寫著報名編號和名字,又讓我懷念起東海文藝營的時候了。
最大的紀念品,當然是一開始就拿到的那本,厚厚的論文集了。
改天再好好詳讀吧。



話說第一天坐在李敏勇先生後面的時候,
我有注意到李敏勇先生坐的很不拘小節。
不時看到李敏勇先生拉拉西裝褲管和襪子。

郭楓先生滿頭白髮,頭髮很茂密。遠遠望去總覺得毛茸茸的。

第一次看到陳千武先生。
眼睛小小的,理個平頭,白髮蒼蒼。
之前曾拜讀過他的詩論,嚴格說來他是我唯一比較熟悉的笠詩社成員。

楊翠小姐在上次文藝營時已經見過了。
不過當時我聽的是小說組的課,沒有實際聽過楊翠小姐的一些論述和想法。
這次研討會聽了,深感佩服。是個很出色的學者。

這次讓我很欣賞的還有丁威仁先生。
個人認為他的意見很棒。身材微腴,眼鏡,講話急躁是我對他的感覺。
丁威仁先生是李金星副教授的學生,也算是這次與會的學者比較年輕的一輩。
但提出的論文很有內容,個人十分佩服。

另外較年輕的還有李皇誼先生。
李皇誼先生的論點我也很喜歡,論文基本上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膚色微黑,瘦,戴眼鏡斯文。

美慧老師也算是年輕輩的,提出的論文十分出色,
因為是熟悉的老師就不加贅述了。

向陽先生和陳義芝先生都只有第一天出現。
這兩位詩人的論文也非常出色。

丘為君院長,是歷史系的系主任。
頭髮半白,戴眼鏡斯文。
看來是個溫文儒雅的學者,和朱岐祥主任犀利的感覺不太一樣。

許達然(本名許文雄)在歷史研究所擔任講座教授一年呢。
今天去歷史系網站才看到的。(笑)


這兩天過的非常充實。
很期待之後東海還能辦類似的活動,看看學者們也好。(笑)


下禮拜要去聽楊牧演講。^^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