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大早就起來了,因為參加研討會是之前就報了名的。
而這也是我考完試卻不能回家的原因^^b
(人家是考前忙,我是考後忙……)

因為下去的時間有點早,我就在人文大樓一樓等到報到時間,
才到地下一樓的茂榜廳去。

一到茂榜廳內,一股熟悉感頓時湧上。
那是當初東海文藝營文學獎的頒獎會場。
我也曾經站在台上的呢(笑)
嗯,這是題外話。

進到茂榜廳之後,我就挑了左邊中後的位置。
想說學者們應該都會坐在前面才對,還是坐後面點低調些比較好。
雖然的確很多學者都坐在前面,但是,我失策了。

為什麼學者們集中在我附近啊~~囧

前面也就算了,後面還坐著來聽演講的系上的老師~
旁邊(中間部分)那一排,學者也是這樣的分布。
總之我附近坐滿了學者就是了。
座位旁邊坐的似乎是別校的女老師。
在我正前方坐的是笠詩社中的詩人李敏勇。
在更前面還有郭楓、陳義芝、胡萬川老師(這三個在下午的流程都先離開了。)
系上的教授則是明天要發表論文的阮美慧老師,還有系主任朱岐祥教授。
我只注意到這些人,其他應該還有更多。實在是因為看到的都是背影,
要認也認不太出來。

在開始之前,播放了一段笠詩社的一些相關照片,時間到了就正式開始。

一開始是程海東校長、江自得笠詩社社長、還有朱岐祥教授的開場。
……我總覺得朱岐祥一直在看我這邊(抖抖)
很怕之後被他問說:「同學你那天有去聽研討會吧?」之類的話。

後面則是郭楓先生的專題演講:滄桑歲月:《笠》詩群的壯美演出
郭楓先生提出所謂的「泛現代派」來和笠詩社做比較。
郭楓先生認為詩應當出於本土,有了這個立足點,才能有所謂的「世界觀」。
「泛現代派」的詩如紀弦、余光中、洛夫等人的詩談的都是虛無飄渺的東西,
而笠詩社的作品以樸實的文字去表現真感情,才是真能感動人的好詩。

朱岐祥教授之後提了問,後面也有學者針對所謂的「泛現代派」這個辭彙,
或許有些過於偏執?
但郭楓先生仍舊堅持自己的看法。

(以下為個人看法)
所謂「現代派」在詩的經營上本來就和笠詩社採用不同的手法。
的確,有時我也注意到現代詩太過拘泥於字句的雕琢,
造成「看不懂、感動力量減弱」之類的問題。
而笠詩社的「真感情」,我也深表讚同。
我也曾經被樸實的詩感動過。
例如黃春明的《我是風》、路寒袖《我的爸爸是火車司機》、吳晟《野餐》等詩。
這些詩雖非笠詩社成員的作品,但那種樸實的詩風,
和笠詩社詩一貫的風格是相似的。
但笠詩社的詩,也有一個文字上的毛病。(當然我要強調這是部分時候)
那就是文字過於樸實平凡,造成行文上詩意缺乏,看起來像是普通的散文。
詩,語言的藝術性是必要的;同樣,有真感情也是必要的。
我認為過於偏頗都不好。
雖我本人接受沈志方老師的教導,喜愛的詩也偏向現代派,
自己所寫的詩也是往現代派偏。
但我認為詩為文學作品,在字句上的雕琢畢竟還是必要的。
不然詩人不是滿街跑了嗎?
只要投入真感情就是好詩,這樣的定義有失於嚴謹之處。

(個人認為郭楓先生真的有些偏執。
在場學者都敬他是個前輩,話也講得保守了。
不過這才開場而已,已經有股濃濃的煙硝味了。
這也讓我見識到現代詩壇爭龍頭地位的的明爭暗鬥。)

(朱岐祥教授,雖然我沒見到「群起而攻之」的場面,
但也讓我見識到了文人們的攻防戰啊!)


(以下回到正題。)

接著是茶敘時間。
走出茂榜廳的時候注意到小甘坐在最後面這樣,頭髮變短了。
就跟欣怡、培雅她們去吃些小點心,順便聊聊剛剛的研討會。
……是說昨天去聽新詩饗宴也是吃了一大堆蛋糕,今天完全沒有很想吃的欲望。
(尤其是昨天吃了三四個的泡芙。)
而且茶敘時間是十點到十點二十,這樣午餐哪吃的下啊囧
是說欣怡說昨天阮美慧老師拿研討會邀請函給沈志方老師的事,
說是還好沈志方沒來,不然會被氣死XD
(沈志方老師很尊敬洛夫,詩觀也比較接近現代派。)


緊接著就是第一場的論文發表會。
主持人為胡萬川老師。
台上的論文發表者分別是陳義芝、洪淑苓、劉振琪三位。
討論人則是陳昌明、施懿琳、許建崑三位。
陳義芝先生發表的是:從時代的矛盾出發──戰後世代《笠》詩人的現實意識
(以下不提論文主要內容,只提論文名。)
陳義芝先生在發表時,講得有些急。因為每位發表人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
的論文實際上沒什麼大問題,陳昌明先生也只是提了一些小意見而已。

再來是洪淑苓小姐的論文:莫渝詩中的現代世界
針對這篇,施懿琳小姐提了一些意見。
像是為何選擇莫渝作為研究對象,還有論述觀點的切入,文本的切入等等。
也提到了洪淑苓小姐選用網路維基百科做參考資料的事。
洪淑苓小姐也回應說網路資料的使用是學術界日後應當思考的問題。
另外針對研究對象的選擇,詩人莫渝在台下也做出了回應。

接著是劉振琪小姐的發表:笠詩社詩人「生肖詩」研究──以杜國清、非馬、陳鴻森作品為討論對象
此處許建崑老師提出了精闢的意見。
(在發表論文前劉振琪小姐提到了許建崑老師也是她以前的指導老師。)
像是針對「現實意識」的異同,個人批評精神缺乏,
還有分析時,可以選用黃永武提出的四個標準,
或是陶淵明的形影神,又或者詩經的「興觀群怨」切入。
結論的部份也可以這三個觀點回扣主題。
還有選材的問題等等。


第一場發表會結束,已經到了午餐時間。
由於茂榜廳是禁止飲食的,所以大家移動到H103教室進食。
走出去的時候,就看到小甘早已拿著便當往上移動。
而我為了找欣怡她們,在領完便當看到她們出現之後,
就對她們說了一句:「吃飯囉。」
那時候剛好經過的陳義芝回頭望了一眼,發現不是在跟自己說話才離開。
哎呀。(大羞)
用餐時坐在我們前面的是洪淑苓教授和另外一名女性學者。
周芬伶老師則是用餐到一半時才移動到我正對面。Orz


午休時間結束在下午一點半,研討會再度開始。
主持人是許達然先生。
論文發表人分別是郭楓、金尚浩、劉維瑛。
討論人則是陳俊啟、洪銘水、周芬伶。
首先是郭楓先生的發表:崢嶸文骨、瀟灑詩風──七、八0年代李魁賢詩業析論
在這裡陳俊啟老師也提出了很不錯的意見。
像是「泛現代派」指稱的其實只是一部分的現代派詩人,但行文中卻並未說明。
且忽略了所謂「泛現代派」可能會對笠詩社詩人造成的影響。
還有應對李魁賢詩作有整體性的觀照,而不應斷代討論。
(但研討會的重點放在七、八0年代。這個問題很多評論人提出,但這也是研討會的限制。)
底下郭楓先生回應的重點放在關於泛現代派的問題,
但他似乎只是強調了泛現代派的缺點。


接著是金尚浩先生的發表:論笠與七、八0年代現實主義之發展

(金尚浩先生其實長的不錯(我個人眼光啦),在第二場開始前,
他的名字就讓我覺得他好像是韓國人,而且那個鼻子高挺到不像漢人,
一開口那個有點奇怪的腔調讓我確定了他是。
之後洪銘水先生也提了這件事。在第二場途中,我看到金尚浩先生點了個頭,
一度還以為他是在跟我點頭XD我直覺認為不是就低下頭去看論文了。
是說他的口音真的很有韓國話鏗鏘的感覺XD)

洪銘水先生對於金尚浩先生以一個外國學者的身分,能提出這樣的論文深感敬佩。
且更因為其外國學者的身分,能夠以不同的觀點來切入分析。
在這裡只對論文段落的分配提出了建議。

再來是劉維瑛小姐的發表:筆的吟哦,花的紋身──論陳秀喜與杜潘芳格早期作品裡的創作意識
周芬伶老師提出了結語作的不夠好是可惜的地方,
而文章中有些部份沒有再深入探討,也是需要注意的地方。
論文中有些與研究對象無關的引文,也必須注意它的存在是否妥當。


又是茶敘的時間了。(汗笑)
我只吃了一個蛋塔和一個燒賣。
我會發胖吧……


接著是第三場──今天的最後一場發表會。
同時也是今天發表最多論文的一場。

主持人是呂興昌。
他是用全程台語來主持的。
這時旁邊的那位女老師笑著問我說:「年輕人,還OK吧?」
我笑著跟她說嗯。雖然我在北部長大,說到底還是個閩南人哪。
不過還是有部分辭彙聽不懂。

論文發表人分別是丁威仁、陳瀅州、向陽、李皇誼。
討論人則是李金星、鄭炯明、楊翠、蔡秀菊。

首先是丁威仁的發表:現實主義的藝術導向──八0年代《笠》詩論初探

(丁威仁先生似乎比較洋派一些,
論文的結構、論述方式、論述方向明顯與前面幾位的論文不同。
但仍舊是非常出色的論述。
相較之下陳瀅州先生夾在他與向陽中間發表,就顯得吃力不討好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丁威仁先生是李金星副教授的學生。
這點從激動度上可見一斑[笑]。)

李金星副教授希望論文能夠集中討論「現代性」的問題。
並論述所謂「現代性」的定義。


接著則是陳瀅州先生的發表:「笠」的「現實」爆炸:被發明的現實傳統
鄭炯明先生則表示陳瀅州先生的研究方向非常吃力不討好,
因為詩史的複雜性,會導致研究的困難。
而論文中所提到的發明=建構,鄭炯明先生表示不認同。


接續在後的則是向陽先生的發表。
向陽先生同樣以台語來講述自己論文的概要,中間有時會以國語念出某些辭彙,
這是向陽先生為了避免台下聽不懂的細心之處。
因為這已經是今天的最後一場發表會,向陽先生以比較輕鬆的方式來發表。
底下楊翠小姐除了點出向陽先生論文中的要點以外,
也提出了某些部分希望向陽先生再深入探討。
向陽先生則笑笑的說以前年輕時可以一天寫出兩萬多字的論文,
現在這篇論文花了二十幾天才一萬多字。
虛心地接受了楊翠小姐的評論。


最後則是李皇誼先生所發表的:隱喻之鏡──試論陳鴻森八0年代詩作
李皇誼先生在會中也提到以前在東海,總想著要去旁聽陳鴻森先生的課,
總是沒有去聽,卻總是在廁所相會的事。
一方面也提他的論文應當將「隱喻之鏡」四字拿掉比較恰當。
底下蔡秀菊以台語對李皇誼先生提出了一些建議。
像是斷代研究不妥、論文內有小矛盾、
還有希望深入探討的一些部份。

至此發表會開放四個問題讓台下發問。
有幾位學者針對丁威仁先生及陳瀅州先生的論文提出意見,
兩人也給予了回應。
最後,在李敏勇先生以台語朗誦「心聲」一詩的低沉嗓音下,
結束了一天的研討會。


是說,一整天都坐著真的很累。
腰酸背痛的……真是辛苦與會的大家了。
另外就是今天探討的內容,並非朱岐祥教授擅長的部份。
且有以台語發表的部份,就不知道教授是否聽得懂台語了。(笑)


(附註:今天真的飽到我沒吃晚餐XD)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