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只要是喜好寫作的人,都有在深夜寫作的經驗吧。
在闃靜無垠的墨色天空下,白日的塵囂隨著太陽落下,剩下的只有自己,還有世界。
就好像混了泥沙的水在經過長久的搖晃之後終於靜定下來,回歸澄透的感覺一般,心靈回歸到清靈的狀態。
我也很喜歡下雨天(當然前提是待在室內),總覺得不只世界,連自己都被雨滴滌淨一般,感覺很好。


近來幾天都沒有再提筆寫詩了。
不過把張系國先生的「棋王」看完了。
這本不愧是眾人稱道的傑作,在兼顧故事趣味性時,又可以將很多訊息帶給讀者。
有時候,我會覺得嚴肅文學越來越少人看,是在趣味性的部份顯得貧乏了,至少對一般讀者來說,大部分的嚴肅文學是缺乏趣味的,使他們沒有去觀看的動力。
不過,我當然不支持作者為了銷售率而寫出沒有任何意義的東西。
這是現在很多大眾文學的通病,求銷售率高,書沒有任何內容。
又想到「棋王」裡程凌所說的:「錢就是自由」,不免心驚,這的確是我們現在生活的寫照。

這幾天也看了一些關於詩學的文章。
大部分的人還是堅持詩要兼顧社會性和藝術性,現今的詩人都太自我而忽略了社會性。
只是社會性的詩,畢竟不好下筆。
帶有強烈社會性的詩,有時不免會忽略掉藝術性。
因我目前讀詩不多,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江文瑜的「木瓜」。
此詩寫出日治時期慰安婦的問題,主題清楚,也有詩的藝術性。
還記得我第一次讀到這詩,是在「詩人部落格」的節目上。
那時的震撼,到現在我還記得非常清楚。

目前為止我所寫的詩,比較限定於一己的心情。
我也要慢慢朝著社會詩發展了。
剛才已經想到幾個題材,是否能寫好,還是個問題。
我現在還是為了自己使用的意象是否太少而煩惱,
對於詩,還是帶著很多疑惑。
不過,慢慢學習,總有一天可以寫出具有前瞻性的詩句吧。
就如同在深夜書寫晨光一般,書寫突破現在困境的詩句,書寫未來。

開學第一天,就是星期四,有沈志方老師的課。
會直接開始上課嗎?
我想,我已經準備了很多問題想問他。
只要到時拋掉膽怯就可以問了。
期待開學,期待明天。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