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讀了一些書,讀得越來越沒有信心。
我讀的大部分還是小說,詩的部份想買書慢慢品嚐,只惜書尚未到,也不知會不會到。
只是越讀越沒有信心。
讀了高翊峰的「奔馳在美麗的光裡」,裡頭的文字策略,譬喻轉化,奇美詭麗,我難望其項背。
黃春明的「青番公的故事」開頭幾篇短篇故事,雖是稀鬆平常的事,用的字句也極其平常,但自有他樸實的吸引力。
只讀開頭,便有將它通篇讀完的衝動。
陳若曦的「尹縣長」,寫中共文革時期的故事,善用對比,劇情張力在最平實的一幕中表現,亦為佳作。
李潼的「相思月娘」,文字平實,但很有味道。

讀了這些,我惶然失措。
自己已有多久沒有動筆?
這樣下去,不要說是詩或是小說了,連散文都寫不好.......

接著想看的是朱天心的「古都」,在序那邊看到朱天心早在大學時期作品已非常出色,心裡忍不住慌張起來。
長久以來自己的興趣是小說,但現在卻慌張到沒有故事。
因為每次得獎的總是新詩,想在詩方面也多做些努力,但卻連分析詩都不會。
詩的寫作畢竟不容易,我也不可能隨時都有靈感
但那些詩人為什麼可以寫出那麼多詩?
我想用相同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但好像有點困難......

以前寫作是隨性(靈感)所致,但我的「隨性」出現的太少。
有些惶惑,有些恐慌,有些懼怕。
寫作不能光憑靈感,也不能只有文字的策略。

是不是一定要有天份才能寫呢?還是後天的培養比較重要?
我一直認為我是後天培養造就我的現在
但只有後天培養是不是不夠呢?
果然還是講究天份嗎?

雖然我比起很多不寫的人要來的好很多,但說不定人家是一寫驚人的那種ˊˋ
我這種表現一直都只能說是平平的人算什麼

我一直認為文筆是經由不斷閱讀吸收得來的
但是現在我有點動搖。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fangyiyi
  • <br />
    有時候,會分析詩,其實並不一定就會寫詩。<br />
    <br />
    <br />
    我還記得文藝營時老師說過一個例子<br />
    有一位參加紅學研究會的教授,一直都沒有把紅樓夢給看完。<br />
    <br />
    <br />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把這兩個例子放在一起<br />
    也許還是有所差別的吧,笑。<br />
    <br />
    <br />
    說到天份,愛迪生說的那句話 成功就是百分之一的天份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br />
    所以我想後天的成分還是很重的吧。雖然我們的後天努力可能需要大於百分之九十九<br />
    然後實話説,我們也不太能算得上是天才。哈<br />
    <br />
    <br />
    我想,重要的還是,要相信自己。
  • natiaro
  • 就好像評論家不見得寫的出好小說(散文或詩)一般,這道理我是懂的。<br />
    <br />
    不過詩人不讀詩,這怎麼成?<br />
    詩人已經夠寂寞了,同為詩的創作者,怎能不多懂他們一些<br />
    至少藉由詩,可以傳達一些什麼<br />
    雖說「詩是對抗孤單的最佳武器」(原句來自路寒袖,但記得不甚清楚)<br />
    詩人不讀詩,又有誰會讀詩呢?<br />
    所以才會「詩人獨憔悴」啊!<br />
    <br />
    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天才呢。<br />
    還是感謝妳的激勵啦。<br />
    是說你要不要也來寫詩?<br />
    不管擅不擅長,你文學方面的天份應當還不錯<br />
    也可以從你當初參加的散文開始。
  • fangyiyi
  • <br />
    哈,不瞞你說,<br />
    期實現在我個人正陷入一種懶洋洋沒有動力的狀態。<br />
    <br />
    就連社團答應學長姐的稿子,<br />
    一直到現在一點寫東西的感覺都沒有,<br />
    導致現在一個字都還沒誕生。<br />
    <br />
    (兩手一攤)<br />
    不過三月底我還是要把作業交出來啊。
  • natiaro
  • (趁著可以用趕快來回)<br />
    噗,這樣不會太趕嗎?<br />
    <br />
    是說我現在也沒有在寫詩啦<br />
    (到是開始煩惱修改作業?)<br />
    新的詩出來要等我有靈感<br />
    開學後就會被逼著寫了吧<br />
    <br />
    我現在是陷入了狂玩遊戲的狀態XD<br />
    真是糟糕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