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當人家美容乙級檢定的模特兒。
早上考護膚,下午考化妝。是在萬能考的。
不過實際上這樣陪考一天真的很累呢,考生說我考到最後我的魂已經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其實是因為考試的時候放的背景音樂是[火燄之舞]的音樂啦。
(那天放的音樂都蠻耳熟的,不是古典樂就是經典的英文老歌。)
後來因為很無聊我就聽起音樂來了。
陪考完又拿到兩片面膜叫我回家敷。
考生也請所有陪考的人(才三個啦,我,她的老師,她的親戚。)去吃大餐。
去紅苑吃,有點貴說ˊˋ吃到很撐回家。
在那邊都很累,回家放鬆後就感覺沒那麼累了呢。


在考試前一天,理所當然的我也被考生找去練習。
不過她的老師說為了明天化妝比較好化,要維持我的膚質,要練化妝的話找別的模特兒比較好。
不過很可惜沒有找到。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燙了我的睫毛。
現在我的睫毛處於一種很好玩的狀態,輕輕一撥就會很翹呢。


之後要跟她見面的機會很少吧,之後就會去台中了。
我覺得她是個好人,是個非常有原則的人。
很活潑,但其實我每次見到她總覺得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疲累。
她自己也說她平常很忙啦。不過看她的皮膚啦,總覺得她真的很操呢ˊˋ
做美容的一般都會特別保養,但我卻沒有這樣的感覺。
她現在是兩個女孩的媽呢。
她找我的時候,常會聊一些有的沒的。
蠻多都是她身為前輩給我的建議啦。
不過說實在話,兩個人還是有隔閡。
畢竟年齡層不同嘛,又不常碰面。
她是個蠻虔誠的基督教徒,學的東西蠻多蠻雜的。


然後昨天接到了詠惠的電話。
是來借COS服的,順便問我要不要出去玩。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會去。除非她們換時間,不然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まあ,其實我並不是不喜歡COSPLAY,我不喜歡的是把COS當成生活的一切那種感覺吧。
雖然我常常說我是因為文學才活著,但這並不代表我的生活只有文學。
換言之,我不喜歡那種瘋狂的追星迷,也是這個原因。
身邊的人有時候會給我這種感覺。
感覺很盲目,我不喜歡。


雖然最近心情常保持愉悅,但我總有一種[一切都無所謂了]的感覺。
我覺得我之前那種悲觀論點基本上沒有錯誤,但實際上又覺得就這樣把一切捨棄掉很可惜。
就好像幽靈對這世界還有所依戀一樣,徘徊迷惘著。
大家都說大學很不一樣,是很不一樣沒錯。
我要把握機會好好玩,我想這樣也沒錯。
不過大學,也是出社會的前置作業啊。
有人說讀文學的會特別敏感,我想是這樣沒錯。
我就是到處胡思亂想,對一切充滿不安卻又滿載期待。



今天去買了到時候要帶去台中的床墊。
還有一雙便宜的布鞋。
400塊有找這樣。<=沒辦法老爸很小氣。
不過有新的東西就會讓人感到雀躍呢。
人雖然是這樣喜新厭舊的生物,但實際上對舊東西還是會有感情的。
因為舊東西上刻滿過去生活的軌跡,算是見證了人生命的變化與歷程。
所以才會懷舊,才會對告別的東西感到執著。
嗯,不過我已經很久沒買鞋子了,上大學讓我換一雙不過分吧?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