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往常的早晨,我趁著天色初明時踏出家門。空氣中充滿水氣,清新的氣味在車輛稀少的早晨恣意的散播著。

踩著新鋪的柏油路,一條泥濘的步道在被長草圍繞之中若隱若現。步道的另一端是戶人家,漆成紅色的木門孤零零的佇立在遠方,那是我從來沒有踏入過的地方,而那道年代久遠而顯得斑駁的木門每天早上都目送我遠去。

邁向前方,紅鏽斑斑的鐵絲網另一邊是幾顆樹和一片菜園。高大的構樹在夏季顯得生意盎然,成熟的紅色果實在昨日午後大雨打落,落在地上一片狼籍。我小心翼翼的走過那些被踩扁而顯得濕黏又無可奈何的果實,繼續邁向學校。

鐵絲網與菜園的對面住著幾戶人家,門口擺放著的大型玻璃缸中蓄著深綠的水,仔細一望才發現其中不時有紅色火燄忽明忽滅。這樣黛深的水中怎會有火燄棲息呢?矛盾的存在,但卻格外美麗。

過了橋,底下的水流洶湧奔去。橋旁的一棟舊紅磚房上攀著植物,那是葡萄,一株很少結果的葡萄。不過在適當的季節,偶爾還是可以看到幾顆很小的青綠葡萄努力的冒出頭來。葡萄的對面又是菜園。菜園全都依賴這一條水流的水灌溉。菜園旁種了一排紅色扶桑花,小學時曾見同學吸食扶桑花的花蜜,吸食完的花朵就隨意丟在路上。我憐那花美好卻被丟棄,一朵一朵的撿了起來,卻被同樣也在吸食花蜜的同學命令丟棄。

走至大馬路上,馬路兩邊以前原本是稻田,還常有白鷺鷥飛過。在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就紛紛改種花卉了。前一陣子還種了一大片向日葵,現在則是草地,似乎是還沒想到要種什麼。一旁是排列整齊的盆栽,紅色、紫色、黃色、白色……各色花卉在初出的陽光下欣欣向榮。

水溝中不遠處擺設了擋水板,滿溢的水紛紛流向一區區花卉間的溝渠中,矮渠中長著幾叢青草,在水流中閃閃發光。時間一到,一旁架設的灰色硬水管中紛紛噴出水霧,在太陽的反射下現出虹霓。

此時幾台摩托車經過,規律的引擎聲隆隆響著,然而整座城市除此之外還是靜謐著,好似貪睡的小孩仍在半夢半醒中不願醒來,眷戀於溫暖的被窩中。

過了十字路口,幾個工人已忙進忙出的將飲料泡麵等食品一箱一箱的往貨櫃車上搬。相較於工人的忙碌,一旁小巷中的矮磚屋靜謐著,爬滿青苔的深色瓦片默默的注視著一切。

過了食品出貨區,路上一排蘆葦搖曳著,長長的葉片上仍有未乾的露水,遠望過去好像糝上了銀粉似的閃著,天然無人工的美麗。

前方一座廟宇佇立著,由彩膠繪成的神獸踞在屋頂上,默默守護著這一塊土地。

走上人行磚道,學校已在眼前。阿勃勒正盛開著,一串串如無數的燈罩垂著,這樣的小燈能給莘莘學子帶來光明希望嗎?可以的話,就分一些希望給我吧。高中的最後一年,走這條路的最後一年……

給我希望,讓我能更有自信的……站在這裡。




後記:這裡記載的都是我上學走的那條路會看到的景色。真的是之前早上走路時想到的,所以就寫了這一篇。感覺上好像沒有寫完一樣,不過我也想不到要再寫什麼了。寫到進學校?我並不是要寫學校的景啊!只是單純的想把路上的景色記錄下來而已。對於寫作,我一直都抱持著這樣的心情。或許之後想到的話會再補吧,不過那也要等我想到才行。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