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是赤裸裸的來到這個世界。

帶著純粹的欲望,好奇的以純真的大眼探看這個世界。曾經,你我都是這樣的潔白,不帶有任何意圖。

當你漸漸長大,週遭的大人開始教導你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正常與異常、漂亮與醜陋……你是白紙,漂亮的、工整的(醜陋的、扭曲的)黑色筆跡在你身上留下了無可抹滅的印記,不管它日後是否消散,無可否認的,它都曾在你身上烙下了什麼。

於是,你學會判斷。在年歲逐漸增長中,大人們也意識到你已經將最基礎的都吸收了,於是將你送到學校中,讓專門的人們在你身上書寫。其中也遇到了和你同樣被書寫的紙,大家的材質都不一樣,但相同的是我們手上也都握著一支筆,在別人身上也在自己身上書寫。

從來沒有想過那字跡是如此的深刻。雖然日後墨跡淡了,但在特殊光照下那痕跡還是那樣的清晰。然而你發現其中有些字是虛假的,別人留在你身上的字與心理想的完全不一樣,於是你迷惘了。你一向都在別人身上書寫真實,但你夜裡熟視自己,卻發現自己身上有了虛假的烙印。

然後你終於在一次別人憤怒的筆跡中發現,原來這樣的虛假是為了保護自己。你有樣學樣,也在別人身上書寫虛假。然而書寫虛假所用的是一支雙頭筆,你也在自己身上留下了字跡。只是留在自己身上的是一種叫做「空虛」的符號。你不知道該怎麼抹滅它,只感覺空洞越來越大,於是你開始尋找東西彌補那個洞。

你找到了能夠暫時填補空洞的東西。一個叫做「利益」,另一個則是「權力」。你毫不猶豫的往自己身上書寫,卻不知道這樣的字眼也在你身邊築起一道牆。那是名為「虛偽」的牆。你不知道,只是想彌補空虛留下來的飢餓感。你用了比以前書寫「真實」時更多的精力,但你卻在那之後發現了自己留下的字跡是多麼醜陋。

你為了遮掩這份醜陋,找來「自大」塗改。然後你終於發現你週遭的人因為「自大」所發出的刺鼻臭味紛紛離開你了。你望了望自己的身上,坑坑疤疤。你曾經深惡並加以驅趕的空虛早已在你身上攻城掠地,你發現他們已經佔領了你的國土。你早已無能為力,沒有人幫助你把自己恢復成一張白紙。於是你選擇忽視它。你發現這真是一個好方法,因為當自大龜裂脫落時,顯現在你面前的是「麻木」。你再也不痛了,因為麻木雖然一條條的很是難看,但它也阻斷了「痛苦」和「傷心」在你身上留下傷痕。

當你老去,打算脫下這擁有無數字跡的身子時,你悄悄的望了望一旁也正脫下身子的人,卻愕然發現他們的身體和你完全不一樣。他身上書寫的是「睿智」、「成熟」……等美德,你不禁自慚形穢。在自己的身子被推入火裡以前,你猶豫著要如何開口問他:「為什麼你可以那麼好?」

當你張口欲喊的時候,你發現自己的身子在烈焰裡,「轟」的化作灰燼。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雪葬
  • 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