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先說明一下
昨天我之所以會四點才睡
是因為我不想去學校
那個時候還有點想吐的感覺
而事實上我果然因此而虛脫了= =
所以早上我臉色差到不行,事實上我大部分的時間是在恍惚中度過
心臟一直跳的很快,午休我根本不知道我有沒有睡著
因為那個時候又不知道在難過啥,趴下去就是有種想大哭的欲望
午餐吃到最後根本不知道在吃什麼,甚至很想倒掉
後來我就和體育老師說我不舒服,他就很慷慨的說那就別跑步了
事實上我心跳不用跑步就很快了,跑了之後搞不好會暴斃吧= =

還有我之前陷入了超級偏激的狀態
你們說的話,在我看來都是一種憐憫
事實上我不需要憐憫,我甚至會爲此而生氣
而且當我想自毀的時候我才不會想到你們會不會難過,事實上我會覺得你們都在騙我
那些都是同情不是真的(該死我真的了解自殺者的心態了啦,喵的.......)
我之所以不想把事情說清楚是因為這次的情緒爆發是很多事情累積起來的
真要牽拖的話幾乎每個人都有份= =
想聽的話就用悄悄話和我說,我會準備好演講稿(?)的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