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零三分,習慣性的失眠.說是失眠,其實不過就是因為之前睡飽了而已
無聊的看著電腦閃爍的螢幕,悄悄的想在這樣的夜裡找些有趣的訊息
有趣?什麼東西有趣?
一切都與自己沒有太大的牽連,就好像看浮濫的電視新聞一樣的感覺

麻痺

於是我發現了,在網路上的追尋,不過就是發現到自己的不被需要罷了
我不被需要,不管是在現實或是虛擬中




有這樣的感覺也不是第一次了,反正就是覺得自己很無能
好像不管在什麼地方都不起眼,到頭來只能縮在自己的創作中
那小小的玻璃箱中
心裡很清楚那玻璃易碎,不過反正不會有人去動它的
像我這樣無能的人,不會有人想花費心力去理會的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