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之前交出去的抒情文,內容是說母親生病死亡的事情
在寫的時候,一開始很鎮定,後來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寫著
後面文辭就沒那麼講究了,因為哭到鼻涕一直流= =
老師的評語是很感人,廢話我都寫到哭了還不感人,那我不是要去撞牆了嗎?
討厭,事情都已經過去快十年了,回想起來還是心酸

最近小如的喪禮又讓我回想起以前的事
我也是像那般以家屬的身分,向每個來弔唁的人鞠躬
只是那時候只知道哭,鞠躬致意變成聽到"家屬答禮"的反射動作
一切回憶已像風雨中飄搖的葉子,隨時都有可能飛散消失
只是悲傷還是那樣清晰,好像時間沒有流逝一般的清晰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