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為天氣熱.沒心情待在我那悶熱如烤箱般的房間打文
遂躲到樓下姊姊的房間去消消暑.順便將前幾日買的書一同帶下去
簡媜的書還是那麼有味道.而最後一篇<隨風而逝>
我不知道她說的是否為黃國峻袁哲生.他倆都是自殺死的
說來可嘆.我知悉這兩人.正是從袁哲生的死訊得知的
黃春明曾為他兒子黃國峻寫過一首詩<國峻不回來吃飯>
把親人離世的心酸寫的那樣貼切.貼切到望之眼眶泛淚
同樣走過親人(雖無血緣關係.但畢竟是姐妹)自殺的我.見到這篇<隨風而逝>
一不小心就讓前些日子平息的愁緒又湧上心頭
上吊死的.他們和我那姐妹一樣
簡媜在文中寫了一句"竟放縱孤獨與憂鬱這條兩頭蛇............任憑那蛇為非作歹.纏住你們那粉嫩嫩的童子頸"
因此我猜測是他們兩人
有些事.果然是要真正經歷過才能體會那種痛

讀<我知道你是誰>就輕鬆許多
她的散文鑄理於情.文詞美妙而富含韻味
文中趣味總讓人不忍釋卷
不過一下子就快看完了
真糟糕.不知道後頭兩天假該怎麼過了
如果可以.真希望再去書店一趟.帶回幾本書來

yolunoh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